热门搜索:曹操 | 诸葛亮 | 刘备 | 三国 |
首页 > 历史解密 > 名著大全

红楼梦里的人物贾琏,他究竟是谁生的?

时间:2019-08-13 17:03:04来源:网络作者:渔樵2019阅读:

看过《红楼梦》的人可能都会对其中贾琏的身世产生很深的疑问,他被人称为琏二爷,也就是说他在家里排行老二,那么上面应该还有一个哥哥,可是却也没人知道他的哥哥到底是谁。另外,贾琏的身世也让人摸不着头脑,邢夫人也不是贾琏的母亲,他们名义上虽然是母子,但贾琏并非邢夫人所生,那贾琏到底是谁的儿子?

红楼梦里的人物贾琏,他究竟是谁生的?

贾琏,是荣国公贾赦的儿子,史太君贾母的孙子。

《红楼梦》第二回:“贾夫人仙逝扬州城,冷子兴演说荣国府”。在林府担任(林黛玉的)家庭教师已一载有余的贾雨村,某日偶至扬州郊外踏青,竟於酒肆邂逅旧友、京城古董商冷子兴(荣国府管家周瑞的女婿)。冷子兴赶紧让贾雨村入席,另整上酒肴,二人闲谈慢饮,叙说些别后之事。

冷子兴遂向贾雨村演说了京中贾府的情况,重点介绍了贾宝玉与元春、迎春、探春、惜春四姐妹。

贾雨村又问:“方才你说政公已有一个衔玉之子,又有长子(贾珠)所遗弱孙(贾兰),这赦老竟无一个(儿子)不成?”

冷子兴道:“政公有了玉儿之后,其妾又生了一个(贾环)。若问那赦老爷,也有二子,次名贾琏,今已二十多岁了,亲上做亲,娶的是政老爷夫人王氏的内侄女,已经娶了四五年了。现今夫妻二人在乃叔政老爷家住,帮着料理家务……”

这里,曹雪芹通过冷子兴之口明确交代了贾琏是贾赦的次子。所以贾府的仆人都称贾琏为“琏二爷”,王熙凤为“琏二奶奶”。贾琏既然是老二,上面似乎应该还有个哥哥,但从书中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,想必幼年时就夭折了。

——到了第二十四回,贾赦偶感风寒,宝玉前去探望伯父,在邢夫人房里突然又冒出个贾琮,五六岁的样子,很调皮,弄的“黑眉乌嘴”的,听邢夫人的口吻,分明是贾赦的妾生子。但后来这个小男孩让曹雪芹给写“丢”了:不知怎么回事,一下子(一年左右的时间)他就变成了成年人,又不是贾赦的儿子了。

通过冷子兴“演说荣国府”,我们知道了贾府“玉”字辈的兄弟姊妹,贾珠、元春、宝玉乃“嫡出”(王夫人所生);迎春乃“庶出”(贾赦的姨娘所生),探春、贾环亦是“庶出”(贾政之妾所生)。而贾琏究竟是“嫡出”还是“庶出”,却没有详细说明。

到了第三回“接外孙贾母惜孤女”,林黛玉初进荣国府,外祖母史太君,还有两位舅母,即贾赦的正室邢氏和贾政的正室王氏一起正式出场,给人的感觉那邢夫人好像就是贾琏的生母。

红楼梦里的人物贾琏,他究竟是谁生的?

到了第七十三回“懦小姐不问累金凤”,贾琏身世的秘密终于浮出水面。

迎春的奶娘偷了迎春的首饰(累金凤),拿去赌博,被贾母抓了个现行。迎、探、惜姊妹三个,别人都没事,唯独自己女儿的仆人出了事,邢夫人觉得很没有面子,于是一个人进了大观园,来到紫菱洲责问迎春。迎春因乳母获罪, 心中正不自在,忽报母亲来了,遂接入。奉茶毕。邢夫人道:“你这么大了,你那奶妈子行此事,你也不说说她!如今别人都好好的,偏咱门的人做出这事来,什么意思?”

迎春低头弄着衣袋,半晌答道:“我曾说她两次,她不听,也叫我没法儿。况且她是妈妈(奶妈),只有她说我的,没有我说她的。”

邢夫人很生气:“胡说!你不好了,她原该说的;如今她犯了法,你就该拿出姑娘的身份来!她敢不依,你就回我去才是。如今弄得人所共知,这可是什么意思!”

迎春不语,只低着头。邢夫人见她这般光景,因冷笑道:“你是大老爷跟前的人(妾)养的,这里的探丫头是二老爷跟前的人养的,出身都一样,你娘(活着的时候)比赵姨娘强十分,你也该比探丫头强才是。怎么你反不及她一点呢?

邢夫人越说越光火,遂又将矛头指向不在场的儿子儿媳。“琏二爷,风奶奶,一对儿赫赫扬扬,遮天蔽日。总共就这么一个亲妹子,竟不能照应周全!倒是我无儿无女的一生干净,也不惹人笑话!”

到此读者终于明白了:邢夫人未曾生育过,贾琏并不是她的亲儿子。

红楼梦里的人物贾琏,他究竟是谁生的?

由于中国封建社会奉行的是一夫多妻制,非血缘的母子关系大略有以下几种——

1.嫡母与庶子。譬如书中的王夫人与贾环。贾环乃赵姨娘所生,但在名义上的母亲还是王夫人,舅舅是九省统制王子腾。

2.庶母与嫡子。譬如赵姨娘、周姨娘与贾宝玉。赵、周二人是贾政的小妾,算是长辈,故宝玉称她二人为“姨娘”。

3.庶母与庶子。譬如周姨娘与贾环。

4.后母与继子。譬如宁国府的尤氏(贾珍的老婆)与贾蓉(贾珍的儿子)。

因为邢夫人是贾赦的正妻,上述的第二种、第三种关系被排除,只剩下第一种(嫡母与庶子)或第四种(后母与继子)。

比起后母与继子,嫡母与庶子的关系自然要亲密一些。毕竟这个儿子是她看着他诞生,一天天在身边慢慢长大,并从一开始学说话就叫她“妈”,有一定的感情基础。如果这位嫡母没有亲生儿子(不曾生育或者只生了女儿),关系就会更好一些,因为将来养老送终还得靠他。可以举两个例子,同治帝虽然是“庶出”,因是皇后慈安自幼抚养,所以对他的关怀宠爱远远超出了他的生母懿贵妃(慈禧),慈禧还经常为儿子跟自己不亲感到闹心。近代著名画家、文学家、教育家丰子恺也是“庶出”,嫡母(不曾生育)对他的疼爱也丝毫不亚于他的生母。

而后母与继子的关系,相对与嫡母与庶子的关系则要逊色许多。后母进门时,继子小则几岁,大则十来岁,甚至已经成年,感情不太容易培养。彼此能以礼相待、和睦相处,大面上说得过去就算不错了。当然后母极好的也有,譬如《二堂放子》里的王桂英,让亲生儿子秋儿替打死人的继子沉香去顶罪,但这样的极品后妈凤毛麟角。通常关系一般的居多,譬如尤氏与贾蓉,互相客气而冷淡,贾蓉无论做什么事,即使胡作非为上天日龙她也不闻不问。总体而言这世上大多数的后妈都不咋地,刚一开始也许还行,“装”了一段时间便会渐渐露出狐狸尾巴来,尤其是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,或多或少、或明或暗还会虐待继子(女),譬如《二十四孝图》“鞭打芦花”故事里闵子骞的继母。

红楼梦里的人物贾琏,他究竟是谁生的?

那么,邢夫人究竟是贾琏的嫡母还是后母?我们可以通过书中的几个情节逐一分析。

1.第四十四回“变生不测凤姐泼醋”。凤姐寿辰之日,贾琏与鲍二媳妇在内室偷情,被酒喝多了头晕、准备回屋换衣服的凤姐逮了个正着。凤姐因听到奸夫淫妇都称赞平儿,先打了身旁的平儿两下子,一脚将门踹开,抓住鲍二媳妇就打。受了委屈的平儿也打了鲍二媳妇。贾琏一见凤姐来了,早没了主意,凤姐打鲍二家的,他不好说什么;见平儿也动手打人,便踢了平儿一脚。凤姐见平儿怕贾琏,又上来打平儿,逼着叫打鲍二家的。平儿急了,便找刀子要寻死。凤姐一头撞在贾琏怀里,叫道:“你们一条藤儿害我,被我听见,倒都唬起我来!干脆你勒死我吧!”贾琏气得从墙上拔出剑来,说道:“你们不用寻死!我真急了!一齐杀了,我去偿命,大家干净!”

于是凤姐前面跑,贾琏在后面追,一直闹到贾母跟前。贾琏仗着贾母素日疼他,母亲婶娘也无妨,故意逞强。邢夫人气得忙拦住他骂道:“你这下流东西!越发反了!老太太在这里呢!”并夺下剑来,喝道:“快给我出去!”

邢夫人骂儿子的口吻,直截了当而又随意,听起来像嫡母而不像是继母。

2.第四十六回“鸳鸯女誓绝鸳鸯偶”。老色鬼贾赦看中了贾母房里的大丫鬟鸳鸯,让邢夫人过来说媒,结果碰了一鼻子灰。贾母还训了邢夫人一顿:“你倒是‘三从四德’的,只是这贤惠也太过了!”

贾母气消了之后,邢夫人、薛姨妈、凤姐陪贾母玩了一会儿牌。贾琏正好过来他找母亲,也被贾母骂了一顿。“这又不知道是来做耳报神的,还是做探子的!鬼鬼祟祟,倒吓我一跳。什么好下流种子!你媳妇和我玩牌呢,还有半日的空儿,你家去再和那赵(鲍)二家的商量治你媳妇去吧!”听了这话,众人都笑了。

红楼梦里的人物贾琏,他究竟是谁生的?

母子俩离了贾母的屋子,贾琏道:“都是老爷闹的,如今都搁在我和太太身上!”邢夫人骂道:“你这没孝心的种子!人家还替老子去死呢!白说了几句,你就抱怨天、抱怨地了。你还不好好的呢!这几日生气,仔细他捶你!”

邢夫人这次骂儿子的口气,更像是嫡母。若是后母,尤其是公侯官宦之家的后母不会、也犯不着这么骂继子,你们父子俩的事与我无关,我一个做晚娘的尽量少掺乎或者不搀和。

3.第五十五回“辱亲女愚妾争闲气”。王熙凤病倒了,三小姐探春临时代理家务。正巧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,赵姨娘以为自己的女儿当家,丧葬费想多要几两银子;不曾想那三姑娘却“公事公办”,一毛钱都不愿意多给。于是乎母女俩闹了一场。

在现场的平儿回去后,将此事告诉了病榻之上凤姐。凤姐笑道:“好,好,好!好个三姑娘!——只是她命薄,没托生在太太(王夫人)肚子里。”平儿笑道:“奶奶也说糊涂话了,她就不是太太养的,难道谁敢小看她,不是和别的一样看待么?”凤姐叹了口气:“你哪里知道,虽然正出庶出都一样的,但女孩儿却比不得儿子,将来做亲时,有一种轻狂人,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还是庶出,多有因为庶出而不要的。殊不知庶出的,只要人好,比正出的强百倍呢!”

以上这段话凤姐似乎有感而发。贾府“玉”字辈的兄弟,已婚的贾珍、贾珠都是嫡出,唯有贾琏不是,当初做亲时王家并未计较这一点,而贾琏的身世(生母是谁)凤姐知道,所以她脱口而出。

4.第七十四回“惑奸馋抄检大观园”。平儿正在屋里与凤姐说话,这时贾琏走了进来,拍手叹气道:“好好的又生事!前日我和鸳鸯借当(贾母八十大寿,账户上的钱不够用,于是贾琏悄悄地求鸳鸯,将老太太暂时查不着的金银家伙偷出一箱子,当了数千两银子),那边太太(邢夫人)怎么知道了?刚才太太叫我过去,让我不管哪里先借二百两银子,八月十五节下使用。我说没处借,太太就说:‘你没钱就有地方挪移,我白和你商量,你就搪塞我!你就没地方儿!前儿一千两银子的当是哪里的?连老太太的东西你都有神通弄出来,这会二百两银子你就这么难?亏我没和别人说去!’我想太太分明不差钱,又何苦找事奈何人!”

红楼梦里的人物贾琏,他究竟是谁生的?

这一段说明,邢夫人在儿子儿媳这里有“卧底”(八成是秋桐),所以消息灵通。她知道贾琏“捣鬼”,见不得阳光,自然心虚,于是也想坐分一杯羹。很有趣儿,母子关系也被打上了金钱的烙印。但另一方面,说明邢夫人根本没拿自己当外人,我和自己的儿子“借”钱,乃天经地义理所当然。

这一情节似乎也印证了她是贾琏的嫡母(从小抚养他长大的嫡母)。若是继母(半道来的小妈),总会有所顾忌的,即使她再贪财,想敲一记竹杠,也不会这么明火执仗理直气壮。

从以上几个情节看,渔樵以为邢夫人是贾琏的嫡母。刘心武老师认定邢夫人是贾琏继母的观点有待商榷。

贾琏的生母是贾赦的侍妾,和他妹妹迎春的生母一样,很早就去世了。

相关阅读
最新更新
网友评论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的感想如何?
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吾爱诗经网立场。

吾爱诗经网 Copyright@ 2016-2017 www.52shijing.com
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,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跟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441963725@qq.com
网站备案号 : 鄂ICP备17010329号-1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749号